中国数字时代,一月小结:舆论监督是看笑话,拯救股市要靠噩耗[4P]

网民的声音一直是中国数字时代关注焦点之一。尽管中国的言论审查和舆论操控日趋严峻,国家对公民的监控无处不在,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那些不服从的个体,顶着被删号、被约谈,甚至被监禁的风险,对不公义勇敢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这些声音虽然渺小,却精准地道出了时代的病症,而“发声”背后的勇气和良知,也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。正如詹姆斯·斯科特所言:“犹如无数的珊瑚虫形成了杂乱无章的珊瑚礁,无数个体的不服从与逃避行为也形成了自身的政治或经济堡礁……当国家的航船搁浅在礁石上时,人们通常仅仅关注船只失事本身;他们没有注意到,正是大量微不足道的行为才是造成失事的原因。”

本月热词:南方小土豆

“南方小土豆”是 2024 年 1 月简中互联网上最流行的词语之一。它原本是一些南方游客(尤其女性)的自称,形容自己在北方寒冬旅行时头、身包裹严实,扮相可爱俏皮,且与当地人存在着一定的身高差异,究其本质是一种对于外表的自嘲。随后,这一称呼也开始被东北当地人沿用,成为了用于专指南方游客(多指女性)的昵称,带着些许幽默、热情与宠溺。

该词在火热同时也引发了争议。有反对声音认为,这一称呼实则强化了群体偏见,并且打破了人与人之间的边界感。例如,有不少短视频中出现的“南方小土豆”都是女性,且大都带有“白瘦矮幼”的特点,还常被套上“可爱”、“串/排”、“温馨”、“很萌”等形容词,令该词与南方人的身体特征高度绑定,甚至被人刻意变成了女性的符号。也有批评者指出,任何针对身体特征的绰号都是歧视性的,无论它是否带有恶意。

中国数字时代在 1 月收录的多篇文章,都对这一话题进行了讨论。

陈生大王:小土豆”显得可爱,但对话双方身份是不平等的。你很可爱,你很小巧,你是小宝宝,你需要被额外照顾……但如果是在公共对话空间,享受自我矮化,享受被照顾的溺爱感,那当事人可能需要自己往内心深处再挖一挖。一旦你对自我矮化脱敏,喜欢保持小宝宝和无辜状态,也就成了真正的精神侏儒,永远只会气炸,爆哭,好暖,泪目了,然后打个小奶嗝儿。(选自《即使没有恶意,“南方小土豆”也是歧视性的称呼》)

项栋梁:东北人认为的很多正常的人际交往方式和做事情的方式,在市场经济相对发达的南方社会看来是非常扭曲、非常危险的。人和人之间缺乏边界感,觉得满世界都是爷的领地,所以才有“你瞅啥”、“瞅你咋地‘的主动冒犯,而不是默认保持一个善意的安全距离……边界感的导向的不是冷漠,而是安全。你想对一个陌生人表达善意,可以先问一句“你好,你需要帮助吗”,而不是上去就拽人,“南方小土豆,上我车,我送你去”。后者真的会让很多南方人觉得不安全,觉得被冒犯。(选自《你好,我是有边界感的南方人,不是你的小土豆》)

3号厅检票员工:你会发现南方小土豆这种事情里,所产生的效果是反过来的,不是自我回归,是把自己的主体性交出去,让自己成为完全被照顾保护的人,那这其实就已经和本能无关了,是你的本能正在被你自己都没发现的“人”利用,然后像做基因编辑一样,把你“健康的幼稚”那部分删除,引向最具有诱惑,也最容易被控制的另一个方向,而且有人刻意让其成了女性的符号。换句话说,就是让你心甘情愿当一个蠢货。(选自《最近的一个争议》)

宋金波:某种程度上,“东北男性”与“南方女性”这种角色关系定位,不是东北单方面的定义,更像南北的合谋与合作。“南方小土豆”自然可能基于一种刻板印象与偏见,但很多外地省份民众对东北的看法,何尝不是有大量无知、刻板的印象。东北男人的形象当是怎样,东北的女性又是如何……东北没有秀气和精致的男性或女性吗?……我更愿意将“南方小土豆”定义为一个不自觉冒失导致的“无意冒犯的冒犯”,有点莽撞,有些粗糙。在用意与动机上,当然谈不上恶意,而在冒犯的后果与伤害性上,大概最多是在尴尬与不适之间。(选自《南方小土豆:如何面对一个“无意冒犯的冒犯”》)

维舟:我想,这里的一个关键之处是:一个称呼是否隐含歧视意味,应以对方的感受为准。因为这种“自以为没问题”其实隐含着无视对方的感受,乃是自我中心的可靠体现。这也远不止是东北的问题,你只要稍稍留意一下,就会发现到处都存在这样的心态:自己如何对待他人,不管别人如何抗议,那都没事,甚至还很委屈;然而,反过来,对别人的任何有意无意的轻微冒犯,都可能报以猛烈的情绪反应。(选自《“南方小土豆”到底有没有歧视?》)

辚辚:简而言之,将成年人比作儿童,将人类比作特定事物,并赋予该事物一个可爱之名,此类巧妙手法在哈尔滨的宣传中达到了极致。小孩子偶尔卖卖萌,会觉得非常可爱;但如果是大人整天卖萌,反而让人感到恶心。现在的“南方小金豆”和前段时间火热的“科目三”,共同组成了当代文宣风景——把某一群体声量,当成大众喜好的典型,然后无视所有人的骂声去力推,去生硬地附和。人民群众已经成年了。唠点成年人能听得懂的话吧。(选自《我厌倦了低龄化叙事》)

网语焦点
1月,最受中国网民关注的焦点事件分别是中国股灾、日本地震后简中舆情和山东台台长称从不做跨省舆论监督、从不看别人笑话。

我们将选取这三起事件中值得关注的观点和讨论。

中国股灾

 

匿名网友:看来现在什么好消息也不构成利好了,能拯救市场的可能只有噩耗了。

匿名网友:此君一死经济能活。

八筒哦:你说这股市跌得太厉害,年都过不好了,但只要你把手机倒过来,心情就会很不一样。有人讲,二十六割年肉,割完恐怕得破产,还好白天没割,说不定明天就支棱起来了呢。从此以后,把手机倒过来吧,换个角度看世界,你就会跟我一样乐观向上!如果每个人都把手机倒过来,那么整个国家都会洋溢着乐观向上的氛围。记住,先把手机重力感应功能关了,否则倒置无效。

胡锡进: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带着今天的思路、今天的见识,到 3144 点去,那我怎么会投啊,是不是?还是老胡眼光不行呗。

匿名网友:最近突然懂那些体制恨国人了。中产做错了什么呢?这是波动吗?如果承受不了波动早走了,这是屠宰!

匿名网友:规则制定者从没把底层人当自己人看。他们总以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,操控一切。民可载舟,也可覆舟。心不是一天凉的。人也不是没进化的动物。他们终将为此付出代价。

匿名网友:我纳指科技已经赚了5个点了,日经7个点。我们只有酱香科技,人家有英伟达,微软,谷歌,苹果这种硬科技,拿什么和人家比。当时评论区笑我买纳指和日经的人呢?

匿名网友:一点脸都不要了,A股看来还有个优点,那就是,真实,不装!!!铁骨铮铮大A把真实的我朝经济情况体现的淋漓尽致!把亿万股民和一切粉饰太平、稳中向好的言论一起,按在地上摩擦!

匿名网友:微跌百分之50,暴涨百分之0.5

人间三角:在媒体失灵的这个时间段,股票软件成了我的媒体。我借此判断时代的水温,人心的流动。我希望股市可以一直开着,否则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下一个媒体。

日本地震后简中舆情

 

张丰:这种欢呼者虽众多,但这些声音不足为虑,因为欢呼者其实只是在发泄而已,他们要的只是“骂”而已。对这样的看法我也不能同意,互联网上的欢呼者众多,它不仅是“代表中国人国际形象”的问题,更重要的,为刺杀欢呼,砸日本车,用铁锁砸向开日本车的中国人,这背后可能有着内在逻辑的一致性:崇尚暴力,以极端民族主义为支撑。(选自《为911欢呼,为日本地震欢呼,现在又为安倍遇刺欢呼:这样的欢呼会被世界唾弃 》)

项栋梁:我明确知道海南电视台那位主持人”报应来了“的言论是错误的,是反人道的,我会批评指责他,但我并不会辱骂他,更不会试图毁掉他的职业生涯。这叫包容。如果明知道这位主持人的言论是错的,知道这种言论会造成怎样的负面影响,但在公开场合说这很真实,其他国家也有,我们要理解、要接受。这个就叫和稀泥,叫中啃。包容绝不是让你放弃是非黑白的价值观,绝不是让你对假恶丑视而不见,更不是让你放弃自己的思考等着青天大老爷自有明断。(选自《对日本地震幸灾乐祸的还勉强算人,跳出来和稀泥的是真的狗》)

老琢磨了:我不是说外国侵略的记忆,应该忘却。我只是想表达这样一个观点:找对你的仇人。杀汉人的是皇太极,现在56个民族一家人,你找现在的满人算账那不是有病是什么?侵略中国的是日本军国主义,你盼望着现在的日本平民死光光不是疯子又是什么?谁伤害了你,你就记住谁,你就仇恨谁。铁木真搞屠杀,你就仇恨所有姓铁的人,合理吗?有脑子吗?(选自《当官方向日本慰问时,唱反调的算不算汉奸?》)

 

江湖挑灯看剑:可悲的是,这些人不去为4年前“8名武汉市民被被查处”而发声疾呼,也不会为自己本就逼仄的生存处境争取权利,更不为面对不公站出来振臂一呼,唯一能彰显能耐的就是在网络上诅咒近邻。一个大国的国民可笑至此,实在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。他们可能更不清楚的一个事实是,在日本的电视画面上,电视台担心当地的中国人听不懂日语而延误了逃生时机, 特地临时写了中文展板,在电视里呼吁大家逃离危险地带。(选自《那些为日本地震欢呼的人》)

山东台台长称从不做跨省舆论监督、从不看别人笑话

 

项栋梁: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是道德观念的扭曲,还是新闻操守的沦丧?亿级下载,他居然相信,是智商薄如蝉翼,还是脸皮厚如城墙?如此虚报数字欺骗国家宣传经费,早该查查了。

SP是女小白:我们从来不看中国人的笑话,我们只笑话美国人。

gfrh2534543: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。

亮见:批评吕台长之前,要看清吕台长的说话对象——向各位领导们汇报。他说不做跨省监督,不转播任何灰色地带的东西,只转发正能量,不过是【我们不会给各位领导添麻烦】换了个说法。

这样的操作,本来也就是广大媒体心照不宣的默契,几乎所有媒体明面上都在这么做,只是始终没有人好意思说出来,吕台长不过是把它摆在了桌面上。吕台长不过说了几句实话,说出了很多媒体的心声,如此而已。你笑话吕台长把自己活成了笑话,可人家自以为交出了一份保证书,和一份操作指南。(选自《把舆论监督当笑话的台长,不过说了句实话》)

呦呦鹿鸣:“从不跨省舆论监督”“从不看别人笑话”,这样的话听起来“厚道”,本质上却往往给某些人拉过去当托词,当外衣。在跑马圈地之后,既得利益群体往往会走向一个新的阶段:彼此勾连,将他们丑恶的嘴脸相互遮掩,将他们的獠牙相互伪装,将他们各自的“土围子”一层层地相互垒高,他们将走向升级版的地方保护主义……前面谈到了孔子,其实,孔子的另一句话,反倒更与今天所讨论的话题相契合:“乡愿,德之贼也。”乡愿,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“老好人”,看起来忠厚老实,实则是非不分,侵乱道德。这也是孔子给我们后人所留下的一大警钟。(选自《台长与孔子》)

张丰:吕台长的发言,领导一定喜欢。因为如果山东率先承诺不使用媒体的“核武器”(异地监督),其他省怎么说也得给点面子。山东不报你的负面,你怎么好意思报道山东的负面?这本来是各地一直想要的默契,只不过始终没人好意思说出来。总有一些“害群之马”,不敢报道本地负面,又知道观众喜欢看“舆论监督”,于是就跑到“异地”去高舆论监督。现在,看看人家山东台。如果其他台都给面子,山东就会成为中国首个没有“负面新闻”的省份。(选自《山东当然没有负面新闻啦,其实河南也不多》)

林孤:所谓的“不看笑话”,“不做跨省舆论监督”,那都是有特定对象的,达官显贵们的“负能量”,选择性失明。若是两个环卫工人吵架,一个外卖小哥偷盗,两个醉汉当街互殴,此类群体之间的“负能量”,这些不看笑话的台长们,第一个抢流量大黄字红底版热文推送。所以啊,别说的那么高大上,笑话到处都是,爱看笑话的吃瓜群众也遍地都是,与其自诩圣人的“不看笑话”,倒不如说一句“我胆小怕事,不敢看领导笑话”。(选自《从山东台“从不看笑话”说起》)

赞(10)
原文链接
[朴客私享] 不乱于心,不困于情,不畏将来,不念过往! [145P]
[博海拾贝 0211] 给自己上了一课